65bet体育在线投注小说网->网游->美漫世界阴影轨迹->章节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热门推荐:逆天邪神人皇纪神医凰后诡秘之主至尊重生透视医圣天下第九剑徒之路超级兵王

梅林在神秘屋的这一夜过的挺艰难。

他坐在扎坦娜房间角落的椅子上,手里捧着霍格斯的上古之躯这本晦涩的书继续研读,在他眼前,扎坦娜睡得很香。

这姑娘的睡姿并不好,还有踢被子的习惯,让梅林不得不好几次帮她盖好被子。

更要命的是,大概是神秘的力量真的在影响扎坦娜,在夜半身份,这姑娘会在【65bet体育在线投注小说】睡梦中突然从床上浮起,就那么诡异的悬浮在距离地面2米多的位置上,然后在几分钟之后又回到床铺。

加上她在空中飞散的黑色长发,还有在屋子里突然响起的古怪声音和那些带着魔力的风,在昏暗的,一闪一灭的灯光中,这一幕真的像是低成本恐怖片一样。

不过好在,梅林是个巫师,他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已经有很强的免疫力了。

第二天一早,因为充足的睡眠而显得容光焕发的扎坦娜又恢复了原本那种自信飘逸的状态,她在神秘屋里换好衣服,还是那套很别致也很诱惑的魔术师装束,然后很有礼貌的对梅林道谢,并且承诺一个月后会再来纽约,将黑暗神书的羊皮纸还给梅林,并且带来她承诺的五件魔法奇物。

在离开神秘屋之后,扎坦娜偷偷拿出羊皮纸看了看,上面那个和梅林度过夜晚的三次的任务要求,已经变为了两次。

这让扎坦娜放下了心。

她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原来还可以用雇佣的方式完成...啊,是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

魔术师小姐忍不住稍显轻佻的吹了个口哨,她说:

“那就不算太难的问题咯。”

“但这个精神层面的深入交流...”

扎坦娜有些头疼的想到:

“我该怎么完成这一项呢?也许,入梦术可以,嗯...看来得好好计划一下了。”

另一边,告别了扎坦娜的梅林完成了对艾尔莎的生物舱的检查,血石小姐还是没有苏醒的征兆,她体内的突变还在缓慢而有序的进行。

“替我好好看着她吧,兰。”

梅林对身边的管家说:

“我要出去办点事,已经拖了三天了,再拖下去就不太好了。”

“嗯。”

玄兰一如既往的可靠,她对梅林说:

“您去忙吧,我会照看好艾尔莎小姐,有任何突发情况,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麻烦你了。”

梅林对玄兰道了句谢,然后返回了现世,两个丫头今早被梅林的助理,刚刚恢复了健康的芭比特工送到了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正式开始了她们的学生生涯。

梅林要处理的是另一件事。

“艾尔莎怎么样了?”

梅林回到客厅的时候,就看到埃里克正一脸无聊的靠在那里看球赛,在意识到梅林回来之后,这个穿着夹克衫,将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小子就问到:

“她没事吧?”

虽然艾尔莎在纽约出现的那会,埃里克已经去上大学了,但他偶尔几次回家的时候,都会看到艾尔莎在家里忙前忙后,接触几次之后也就熟悉了。

在暗地里,埃里克和查莉一直很怀疑,艾尔莎和梅林之间,肯定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要不然,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帮助梅林带孩子呢?

“她没事,正在接受治疗。”

梅林对埃里克说:

“倒是你,你做好准备了吗?”

埃里克耸了耸肩,他从脚边拿起了一个袋子,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那赫然就是那管陪伴了埃里克十数年的液体振金,也是他和他素昧蒙面的家乡瓦坎达为数不多的联系之一。

“我今早把它从圣艾格尼丝孤儿院挖了出来。”

埃里克看着手里和数年前相比,一点都没有变化过的液体振金,他说:

“那里真的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只是保罗神父看到我在挖坑,就要求我把坑填回去...他还是那么固执,几年不见,保罗神父的头发也越来越稀疏了,他也老了。”

“保罗的身体很健康,你最少10年之内不需要担心他。”

梅林信口说到:

“我问的是你,你做好回家的准备了吗?”

“回家?回哪去?”

埃里克抬起头,这黑小子带着一丝释然拍了拍身边的沙发,他对梅林说:

“这里不就是我的家吗?”

他站起身,将那装着振金的手提口袋背在身后,他对梅林说:

“我们只是要去一个叫瓦坎达的地方...那里很大概率没有我的亲人,那里也不是我的家。”

“走吧,梅林,我们去见见那位未来的王后陛下。”

————————————————

“瑞雯和洛娜表现还好吧?”

梅林带着埃里克走入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迎接他们的是一脸随和的钢力士。

这家伙已经从之前那种未知能量冲击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了,他依然穿着黑色的背心,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就充满了哲学的气息。

“她们很乖,几个导师都很喜欢她们。”

钢力士笑呵呵的在前方引路,丝毫看不出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暂时没有丽亚娜的影响,对于钢力士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丽亚娜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复杂和危险,钢力士被卷入其中很可能会遭遇到极大的风险。

不过看到钢力士,梅林内心还是稍稍有些愧疚,在丽亚娜的事情结束之后,他回向他道歉的。

“奥罗罗女士在办公室里等着你呢,梅林先生。”

钢力士看着跟随梅林走入庄园的埃里克,他问到:

“这位是?”

“他是我的表弟。”

梅林对钢力士说:

“实际上,奥罗罗女士等的不是我,而是他。他和奥罗罗女士来自同一个地方,算是老乡。”

“哦?东非吗?”

钢力士有些好奇的看了埃里克一眼,然后开着那辆和他体型很不符的高尔夫球车,载着梅林和埃里克,来到了泽维尔城堡。

他们来的时候,正好是教授在给孩子们上课,一个大房间里坐着十几个小孩,看上去和幼儿园差不多。还有和埃里克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抱着书本在城堡里走来走去,让这座城堡看上去就和一个自由的大学一样。

“他们挺重视教育的。”

埃里克在梅林身边说:

“这点挺好的。”

“是啊。”

梅林看着那些和普通学生没什么区别的变种人年轻人们,他说:

“单从这一点来说,教授就比万磁王强多了...一个努力让孩子们学习知识,走上正途,另一个蛊惑年轻人加入帮派,成为暴徒...高下立判。”

“小洛娜和小瑞雯也是变种人吗?”

埃里克好奇的问到,他和这两个孩子不太熟,比起她们,他和黛茜和马特更熟一些。

“洛娜是,瑞雯不是。”

梅林伸手握住了奥罗罗办公室的门锁,他对埃里克警告道:

“你在家里可以逗洛娜,千万别去惹瑞雯...那孩子的性格不太好,而且她一只手就能揍翻你。”

“听上去很危险的样子。”

埃里克耸了耸肩,他说:

“你的亲妹妹果然和你一样奇怪,梅林。”

“习惯就好了。”

梅林笑了笑,推开了门,他对埃里克说:

“瑞雯内心,其实也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呢。”

说完,梅林回过头,看着正在办公室里准备下午课程的奥罗罗,这位未来的瓦坎达王后女士今天穿着一身很合身的小西装,看上去非常的干练。

“奥罗罗,我把埃里克带来了。”

梅林侧过身,露出了身后的埃里克,奥罗罗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她打量着他,眼中带着一丝审视,片刻之后,她说:

“先进来坐。”

梅林关上门,和埃里克坐在了奥罗罗办公桌前方,风暴女放下手里的钢笔,她看着埃里克:

“瓦坎达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身份标识,给我看看你的。”

埃里克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将下嘴唇翻开,在嘴唇内部,有一些古怪的,蓝色的文字,就像是某种编号,又像是埃里克在瓦坎达的名字。

风暴女伸出手指,在一股魔力的渗透中,埃里克嘴唇内部的文字开始闪闪发光。

显然,这是个无法作伪的标志,就算能复制出表象,也很难躲过魔法的侦查。

梅林旁观着这一幕,他意识到,那个神秘的瓦坎达,除了能生产振金之外,可能还是个有魔法传统流传的国家,奥罗罗的家族,很可能只是瓦坎达的魔法世家之一。

“你确实是个瓦坎达人。”

奥罗罗放下手指,她对埃里克说:

“但我很好奇,梅林告诉过我,你从没回去过瓦坎达,那你的身份标识,是你父亲给你的吗?”

“对,我父亲给我的。”

埃里克说:

“他从未向我透露过瓦坎达的存在,而且如果不是梅林,我估计已经死在奥克兰了。”

“别这么说,埃里克。”

梅林随口说道:

“是你救了我才对,如果没有你,我是活不过那一晚的。”

埃里克摇了摇头,他没反驳梅林的话,而是从手边的口袋里,取出那管液体的振金,放在了奥罗罗的桌子上,他对奥罗罗说:

“这是你们的东西,当年被我父亲带出来,听说你们还因此死了很多人。我挺过意不去的,这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振金?”

奥罗罗将那管蓝色的液体金属拿起来,放在眼前看了看,她对埃里克说:

“我听父亲说过,1992年前后,确实有一批振金失踪了,其中大部分都被追了回来,还有一部分彻底失踪。没想到你手里就有这个...既然你有这个,那么我相信,你也知道当年偷走了振金的那个家伙在哪,对吧?”

“尤利西斯.克劳,一个在非洲南部活跃的军火贩子,他在那地方臭名昭著,但实际上他这些年一直躲在荷兰,他在那里有座漂亮的城堡。”

梅林从口袋里取出一份文件,丢在了奥罗罗桌子上,他说:

“那家伙在几年前曾试图绑架过埃里克,但后来在另一个组织的干预下,他逃跑了。你们的那些振金应该还在他手里,我见识过瓦坎达黑豹卫士的身手,我相信,你们不需要我们帮忙,就能找回那些丢失的东西。”

奥罗罗翻看文件,看了看,然后对梅林和埃里克说:

“好吧,我会向黑豹陛下请示...从他和埃里克的血脉关系来看,他应该不会阻止埃里克返回瓦坎达,而你作为监护人,应该也可以和埃里克同行。”

“但不管你在那里看到什么,都请保密。”

奥罗罗的话让梅林有些惊讶,他指着自己,问到:

“我可是个特工,奥罗罗,你知道我的身份,你就这么放心让我进入你们那个封闭十足的国家里?”

“瓦坎达人避世独居不是因为害怕外界,梅林。”

风暴女轻声说:

“仅仅是你背后的神盾局还不足以让我们感觉到畏惧,等你真正到达瓦坎达之后,你就会知道,我们之所以躲起来,只是为了不伤害到外面的世界。”

“好吧。”

梅林耸了耸肩,一脸兴致勃勃的说: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我还有个问题。”

埃里克突然问道:

“关于我父亲,你能告诉我些什么?”

这孩子终究还是放不下过去的事情,在他父亲失踪之后,这些年里,他一直对真相耿耿于怀。

而面对埃里克的询问,风暴女的声音有些纠结,她说:

“这些事情不该我告诉你,我毕竟还不是王室成员,王室之间的纷争,不是我该评论的。至于你的父亲,埃里克,我只能告诉你,他在瓦坎达是个身份尊贵的人,甚至有继承王位的可能性。”

“不过很遗憾,在数年前,他主动放弃了那份荣耀,然后离开了瓦坎达,成为了一名潜伏在外界的特工。”

奥罗罗看了梅林一眼,她对埃里克说:

“你的父亲和梅林先生有同样的职业,可惜,他并不是个好特工。”

“另外,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风暴女叹了口气,她说:

“你父亲早在1992年被送回瓦坎达的途中就去世了...他的墓碑,现在就在瓦坎达境内。”

“死了?”

埃里克这一刻表现的有些茫然,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梅林,后者面色沉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年轻人呆滞的看着眼前那管振金。

尽管很早之前就有了不详的预感,但直到这个消息真正确认之后,一股无法言说的悲伤,还是充满了埃里克的心脏。

他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他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梅林抬起头,看向奥罗罗,他问到: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这孩子最少该回去祭拜一下他父亲的墓碑。”

“8月份吧。”

奥罗罗说:

“我得等孩子们放假之后,才有时间。另外,埃里克的堂哥,也就是我的未婚夫,黑豹陛下的独子,也只有放假时才有时间和我们同行...”

“他叫特查拉。”

相邻小说:飘动的导游旗沧元图穹顶之上寒门仙贵首长老公,太狂野!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从大佬到武林盟主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华年我的极品美女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