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小说网->青春->锁龙人->章节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热门推荐:三界红包群神医凰后剑徒之路超级兵王遮天天下第九诡秘之主透视医圣至尊重生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长生道教徒信心满满的告诉刘洋,百日之后必定给他造出一个土人来。而刘洋姑且信了他的话,把此事交给那个黄衣老者的教徒全权负责。山下金汁河畔,昙华寺后,木青冥召来了妙乐。妙乐一看那屋中残留下的点点粉末,就知道是彩门子的秘药。而龙姑也觉得那药粉眼熟,细看之下,自然也认出了是什么。引出来龙姑为木青冥详解,此药在暗处还会闪烁着淡淡萤光的特点后,木青冥借此开始寻找癞头和尚。一行人寻着这些痕迹向西,一直都很顺利。但当他们进入城中后,所有的线索就变得混乱不看,无迹可寻。】

茅屋中,三双眼中迸射出的好奇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龙姑脸上。

木青冥原本让妙乐带上龙姑的动机很简单,无非是要龙姑能够得到锻炼。同时也是看中她能耳听八方的能力,对找寻癞头和尚也比较有利,才让妙乐把她也给带来的。

不曾想,这龙姑来了还真是作用不小。凭借着当年在鬼市混迹多年的见识,一眼就认出了那粉末是什么。

也是意外收获了。

“怎么你们都这么看着我?”龙姑环顾四周,看到了他们的好奇后脸颊上泛起了点点腼腆和淡红。而且面对着这些目光,龙姑莫名其妙的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当然也有些困惑,不知道木青冥他们怎么这么看着她?

说起来木青冥他们好奇的不只是龙姑知道这药的事,好奇中也有些期待,期待着龙姑能说出更多他们对此药不知道的事情来。

那或许就是至关重要的线索。

毕竟隔行如隔山,锁龙人不是彩门子的门徒,这彩门子秘药中的玄妙,最多也是管中窥豹,只是一知半解,并不全面。

“龙姑,你继续说,把你对此药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木青冥收回了目光后,微微低头思忖着说到。

龙姑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给他们解说着自己知道的一切:“据我所知,这种药费需要先让中术之人吸入鼻子里,然后再配上一种彩门子的秘术,使得药物生效,才能致幻和麻痹经脉的效果。”。

她才说的这些,有一部分木青冥已经知道了。但用药时需要吸入鼻子的关键,他和妙乐都是第一次听说。难怪在那床榻前和床头处,才有发现这些粉末。

床头处的粉末,是靠近枕头边,应该是癞头和尚在睡觉时侧身躺着留下的。

至于床前地上的,是他坐起来的时候所留下来的。

“这种粉末甚至可以洒在风中,随风飘散后让他人吸入鼻子里。据说彩门子中,以前有心术不正的门徒用这个来拐卖人。一拐就是一群,行为相当的恶劣又令师门蒙羞。所以后来彩门子里的前辈老人,就亲自毁了这药的配方,以防被心术不正的弟子们用来害人。不过防不胜防,配方和术还是流传了出来后,不知道怎么就流入了各地的鬼市之中去了。从此,此药就成了鬼市大夫们的麻药。”。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这种药物需要配合术才能致幻,虽然听起来麻烦,但术不复杂,基本上稍微学过点练气的人都能施展。而且致幻效果很好,能有效的封闭中术【65bet体育在线投注小说 dataforceus.com】人的五感,所以比如遇到断手断脚的病患,需要给他疗伤时,这药物可比找几个人来摁住他要实用得多。因此,它深受鬼市里的大夫们喜爱。春城这边如此,其他地方的应该也是一样的。”顿了一顿的龙姑,稍加回想后又道:“除此之外的玄妙之处,是此药在不同的光亮下呈现的颜色不一样。而药效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消失,除非施术者自行解开此术,或是粉末离开了中术之人的鼻孔。最后的一点,也是我觉得最神奇的是,这种药物在黑暗中,会闪烁着淡淡的萤光,很像是萤火虫的。”。

虽然她说的很多都看似没有作用,但此言一出,木青冥立刻吹灭了手中油灯。

霎那间,黑暗如汹涌浪潮一般涌来,淹没了屋中四周。漆黑中,在场的人都看到了妙乐沾着粉末的指尖上,泛起了淡淡的点点萤光。

那萤光果然如萤火虫的光一样,柔和而不耀眼。

看到此,木青冥在黑暗中扬起了嘴角,笑道:“我知道该怎么找癞头和尚了。根本不必寻着邪气和线索去找,只要我们潜入黑暗就行。”。

除了妙乐,他的两个徒弟都愣了一愣。

黑暗中看到他们有点费解神情的木青冥,又道:“药粉需要吸入鼻孔中,那癞头和尚走路时必然会抖落出来。施术者会一直不断的补充药物去他鼻孔里,自然会一路走一路抖落药粉。但黑暗中这药粉是泛光的,寻着光点就能找到癞头和尚。”。

此言一出,他的两个徒弟恍然大悟,都不约而同的摸黑奔向屋外,左右张望,找寻着不易察觉的点点萤光。

木青冥和妙乐倒是不急,片刻后才缓步走了出来,站到了夜风下。

“师父,这药粉就算抖落也会很少,光点不大,还真是难找啊。”啊弘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这么说到。

“要不要找妙雨来,她可是制药的行家。”妙乐闻言,提议说到。

“不必,她有她该做的事;而且她是制药的行家不是找药的行家,这事还是我们自己来吧。”木青冥说着,抬手一指身前远处:“你们看那儿。”。

其他几人立马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看到了十几丈外,那花田边上的斜坡边,就有几点萤光散落在才从之中。

“之前进入花田时我就发现了,当时以为是萤火虫,根本没有在意。”木青冥也注视着夜风下摇曳的青草上,那几点也随风晃动的萤光:“现在看来,那应该就是这种药的粉末了。”。

毕竟如果真的是萤火虫,那夜风袭来,萤火虫应该是会飞起来的。但他们注视着的那几点萤光,却一直在随着草叶在风中晃动。

一行人锁上了癞头和尚的茅屋大门,就寻觅着萤光一路找了出去。

事实证明,木青冥是对的。癞头和尚确实是一路走去,鼻孔中的药粉总是不断的掉落出来。虽然不多,但带走他的人也只能不停的给他鼻孔里补充药粉。以此来确保他不脱离幻术,脱离施术者的控制。

而且虽然散落的不多,但好歹还是留下了线索,让木青冥他们有迹可寻。

他们不一会后就寻着踪迹下了山,过了金汁河,朝着城中方向而去。

好在今日没有下雨,痕迹都没有冲走。唯一的困难在于散落的药粉不多,不易查找。

但昨夜上半夜有雨,地面潮湿。而施术者应该是下半夜雨停后带走的癞头和尚,因此好多药粉,都粘在了地上或者是土上。

这倒是帮了木青冥他们不少忙。

“师父,你不是料定应该是长生道邪人作祟吗?怎么线索反而是彩门子的秘药啊?”边走边找线索的啊弘,忽然想到这个问题,急忙问到。

“第一,长生道不只是邪人,他们也是小偷;偷其他奇人异士的奇术异术,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木青冥想了想后,冷静的分析道:“其二,或许他们想用这样的办法来扰乱我们的视线,让我们认为是彩门子的门徒带走了癞头和尚。其三,就是我之前想到的,执行此次行动的长生道邪人,并不擅长长生道的幻术。只能采用这种简单有效的彩门子幻术,才能有效的绑走癞头和尚。”。

“原来如此。”啊弘深思片刻,认同木青冥的这些观点后,微微颌首着说到。

“总之我们先找到癞头和尚,绝不能让他被长生道制成土人。”木青冥又补充说到;话音落地时,他已经能在夜幕下看到不远处,正沉浸在夜风中屹立不倒的城墙了。

夜风习习,拂过连接着青砖砌筑城墙的小东门。门上巍峨耸立的避光楼上,飞檐翘角上挂着的铜铃在夜风中左摇右摆。

清脆悦耳的铃声划破了夜空下的宁静,没有嘈杂,反而听得舒心。

木青冥他们一行四人走到小东门前时,忽然齐齐驻足不前,目视着前方的他们,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师父,看来我们是被施术者摆了一道了。”龙姑愣了片刻后率先开口,有些失落的说到。

映入他们眼帘的,除了夜幕下宁静的城门和空无一人的门洞外,还有城门内外可见之处地面上,散落着凌乱不堪的荧光点点,如繁星落地一般,星罗棋布在他们身前的地面上。

这小东门内外,是春城的城乡物资交流集散地。此地白天甚是热闹,马帮商队络绎不绝的从此进出城中,也会在此卸货后进行交易,成交买卖。

人来人往的,就把散落在地上的药粉踩来踏去,以至于那些药粉被带到了各处,形成了如今木青冥他们所看到的,地上全是一片混乱的线索。

木青冥看着眼前的景象,终于知道对手为什么要下半夜带走癞头和尚了。这下半夜离黎明最近,而且故意走这小东门,就是为了等着天亮时,让人来人往把线索踩踏破坏,变得混乱。

看来对手也是知道这种药粉的特点的。故意带着癞头和尚从这里进城,也故意在这里洒下很多的药粉,让白天在这儿来来往往的人们,把一切的线索都踩踏得杂乱无章,让木青冥就算能寻着踪迹而来,到此后也会无迹可寻的。

“看来对方也不蠢啊。”那啊弘注视着身前点点萤光,紧接着又感叹了这么一句。

“蠢就不是长生道了。”木青冥说着走向小东门,站到了漆黑的门洞下左瞧右看了许久,还是无迹可寻。

地上四周的萤光太凌乱,就是门洞后城中地上的萤光,也是如此。线索到此就断了,根本不知道对手把癞头和尚带去了何方。

木青冥能否找到癞头和尚?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相邻小说:都市奇医暗界神使贴身战龙重生奔腾年代贴心兵王丑妃虐渣不从良双蛟记九龙圣尊隐神记战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