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小说网->穿越->汉天子->章节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一名衙吏从众衙役中走出来,看看关俊等人,再瞧瞧他手中所持的军牌,说道:“原来是关将军,失敬、失敬!在下县府贼捕掾王通,听说这里发生了械斗,还出了人命官司,特带衙役,前来抓捕贼寇。”

“放肆,你说谁是贼寇呢!”关俊的一名亲信手指着对面的衙吏,厉声喝道。

贼捕掾是县府官职,相当于捕头,主管的就是抓捕贼匪。

对面的王通一笑,拱手说道:“下官不知是关将军在此,误会,是场误会!”

关俊不耐烦地说道:“既然是误会,带着你的人回去吧,我们也要出城回军营。”yyls

王通说道:“关将军现在还不能出城。”

“什么?”

“得烦劳关将军随下官到县府走一趟。”王通无奈地说道:“毕竟出了人命官司,如果下官就这么放关将军走了,也无法回去向县令大人交代。”

刚才说话的那名亲信扬起眉毛,质问道:“王通,你现在是要抓捕我们?”

王通连连摆手,赔笑道:“诸位不要误会,下官并无抓捕之意,只是希望诸位随下官去趟县府,向县令大人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

关俊嘴角扬起,一字一顿地反问道:“如果我们不跟你走,王贼捕掾又待如何?”

“这……”王通一时语塞。

赌馆里出了人命,而且死的还不是一两个人,这么大的事,自己是绝不能把关俊等人放走的,但对方要是耍起横来,硬是不跟自己走,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就在王通颇感为难的时候,周围的人群突然一阵骚动,紧接着,围观的人群向左右分开,从人群后面走出来一群人,为首的一位,身穿官服,三十多岁的年纪,相貌堂堂,五官清秀。看到这位,王通身子顿是一震,急忙快步上前,来到那人近前,躬身施礼,说道:“下官王通,拜见寇太守!”

从人群中出来的这位,正是不久前调到颍川,担任太守的寇恂。寇恂认识王通,而且他也认识关俊。寇恂先是向王通摆摆手,示意他免礼。而后他举目看向关俊,说道:“关将军!”

看到寇恂,关俊心头一震,拱手说道:“寇太守!”

寇恂凝视着关俊,过了好一会,他缓缓开口问道:“关俊,刚才在赌馆里打斗的人,可是你?”

“是……是末将!”

“还伤了人命?”

关俊身子一震,急忙说道:“是赌馆里的人先动的手,末将被逼无奈,出手还击,一时失手,才误杀了几人。”

他可以不把王通这个无名小卒放在眼里,但却不敢怠慢了寇恂。

首先寇恂的级别要比他高,其次,寇恂无论是在军中还是在官场,威望都极高,而且还是天子的宠臣之一,关俊的胆子再大,在寇恂面前也得收敛起来。

寇恂又看了关俊一会,对身边的一名随从说道:“把赌馆里的人带出来,当面对质。”

“是!大人!”众随从答应一声,他们还没往赌馆里走,赌馆里的十数名大汉已先跑了出来,人们看到寇恂,如同找到主心骨似的,在他面前纷纷跪地叩首。

大汉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事情原委向寇恂原原本本的讲述一遍。

寇恂威望高,三教九流,无不对寇恂敬畏有加,这些大汉都是赌场的打手,说白了就是些地痞流氓,泼皮无赖,但在寇恂面前,丝毫不敢扯谎,也不敢添油加醋。

听完这些大汉们的哭诉,寇恂目光一转,看向关俊,问道:“关俊,他们说的可是实情?”

此时,关俊低垂着头,额头上业已冒出冷汗。他暗暗咧嘴,自己碰上谁不好,怎么就碰上寇恂了呢?在整个颍川,他最怕的就是这位寇太守。

他沉吟片刻,噗通一声跪伏在地,说道:“这次,这次是……是末将错了……”

寇恂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可知你错在哪里?”

“末将,末将不该出手伤人……”

“于你而言,现为正处战时,战时聚赌,此为大错之一。你身为军中先锋,却在赌桌上不惜赌上自己的武器,此为大错之二。意气用事,草菅人命,滥杀无辜,此为大错之三。关俊,你可认罪?”寇恂把关俊犯下的错误,一一列举出来。

跪在地上的关俊,此时已是汗如雨下,身子颤抖,结结巴巴地说道:“末将……末将知罪!还请寇太守看在执金吾的面子上,饶过……饶过末将这一次吧!”

在战场上,天不怕地不怕,哪怕敌军万千,也该策马直冲进去的关俊,在寇恂面前是真的怕了,颤声哀求,甚至都把贾复搬了出来。

寇恂依旧是面无表情,说道:“我可饶你,但国法饶不了你。”说着话,他侧头喝道:“王通,将关俊等人拿下!”

王通身子一震,暗暗咧嘴,小声说道:“大人,这……这……”

寇恂只一个眼神甩过来,王通身子顿是一抖,再无二话,向周围的衙役们一挥手,大步流星地往关俊等人走去。

关俊急声说道:“寇太守……”

“拿下!”寇恂斩钉截铁地喝道。

王通等衙役,取出绳索,将关俊一行人,拉肩头、拢二背,捆绑个结结实实。

寇恂看了看被捆绑住关俊等人,沉声说道:“罪首关俊,目无法纪,草菅人命,伤多人性命,罪无可恕,当就地正法,以儆效尤!其余人犯,打入大牢,另审!”

这回不用王通等县府衙役动手了,寇恂带来的郡府官差走到关俊近前,把他从人群当中拽了出来。

关俊脸色煞白,急声说道:“寇太守,末将是执金吾帐下先锋!”

寇恂斩钉截铁地说道:“即便现在执金吾就在阳翟,你犯下如此重罪,本官也不能饶你!”

关俊哆嗦了一下,语气软了下来,带着哭腔,哽咽着说道:“寇太守,末将追随陛下,于河北打到河南,于河南打到荆州、豫州,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没等他把话说完,寇恂上前几步,手指着和关俊,恨其不强、怒其不争地厉声说道:“身为陛下爱将,你更应洁身自爱,辅佐陛下,光复大汉之基业!可你呢?目无法纪,草菅人命,当众行凶,你这是要把南阳之祸事,引到颍川来重演!”

听闻这话,关俊低垂下头,战场上,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都不掉一滴泪的汉子,这时候呜呜的痛哭起来。寇恂的眼圈也红了,转过身去,挥袖说道:“斩!立决!”

郡府官差面面相觑,其中一名官差出列,抽出肋下的佩剑,对准关俊的脖颈,一剑劈砍了下去。

关俊的那些亲信,此时被捆绑着,跪在一旁,已经哭成了一团。

寇恂和刘秀的性格不一样。刘秀的性格偏柔和,而且还有护短的毛病,手下人犯了错,到了他这里,该杀的他不杀,该惩的他【65bet体育在线投注小说 dataforceus.com】也会从轻,或者干脆不惩。

吴汉在南阳犯下那么大的错误,甚至都屠了新野城,可刘秀也只是口头上的表达了一下愤慨,以及对吴汉行事的不满,但实际的惩罚,一点都没有。

如果不是吴汉在南阳的名声实在太差,已经差到无法率领南征军继续在南阳作战的地步,估计刘秀也不会临阵换帅,让岑彭替换下吴汉。

可寇恂不一样,他当真是能横下心来,做到铁面无私,严正法纪。

而且寇恂心里也很清楚,天下乱了这么久,饿死的,受战祸殃及而死的人,不计其数,天下急需要一位仁慈、柔和的皇帝。

但皇帝可以仁慈,可以柔和,那是天下百姓之福,可他们这些大臣们,绝不能这样,如果他们个个都效仿天子,该杀的不杀,该惩的不惩,国无国法,家无家规,那天下岂不是要更乱了?

关俊是有功之臣没错,他出身于奔命,追随陛下南征北战,每战都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

但这次他做的太过了,而且还是当众行凶,寇恂就算有心包庇,都无法包庇他。

南阳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自己治下的颍川,绝不能再重蹈南阳之覆辙。寇恂杀关俊,不是他丝毫不讲情义,完全不近人情,而是不得不为之。

关俊在阳翟被杀的消息,很快也被前军的将士们传报给了走在后面的贾复。

听闻此事,阴识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看向前来报信的兵卒,沉着脸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谎报关将军被寇太守所杀!”

报信的兵卒噗通一声跪伏在地,呜呜的大哭起来,边哭着边说道:“小人……小人不敢扯谎,将军……将军他真的被寇太守杀了……”

啪!还没等阴识说话,身后突然传出一声巨响,贾复拍案而起,他绕过桌案,走到报信的兵卒近前,一把将他的衣领子抓住,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是,小人……都是真的!”

贾复凝视兵卒片刻,一把将他推开。此时,贾复俊面狰狞,眼中都快喷出火来。关俊可是他的心腹爱将,而且还是被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爱将。

冲锋陷阵,攻城略地,关俊在军中不知立下了多少功劳,只因杀了几个泼皮无赖,就被寇恂给斩了?简直岂有此理,寇恂他欺人太甚!

贾复牙关咬得咯咯响,从牙缝里,一字一顿地挤出一句:“我与寇恂,势不两立!我若见他,必取他项上首级!以报关俊被杀之仇!”

寇恂杀了关俊,和贾复的梁子算是就此结下了。寇恂和贾复,同为刘秀的大臣,之前二人的关系还不错,但这次的事,让他二人的关系急转直下。

首先,关俊是贾复的爱将,寇恂杀关俊,如同斩断贾复的一条膀臂,他能不心疼吗?

再者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关俊是他贾复的人,你一个颍川太守,说把人杀了就给杀了,贾复的颜面何在?在军中的威信又何在?为了给麾下将士们一个交代,贾复对此事也不能善罢甘休。

推荐阅读:终极大脑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长宁帝军大华恩仇引弃少归来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洪荒之太一大道最强骚操作最强开光系统凌驾异界